1

我朋友刘刚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叮铃铃——早晨闹钟响起。

他眼一睁,立马抓过手机,

打开“得到”,倾听60秒罗胖教导。

刷牙与吃早饭时,打开“喜马拉雅”,

“完成了30分钟的音频学习。”

然后,他出门上班。

地铁上,再点开“知乎live”

“听了三个知名答主的经验分享。”

中午吃饭与午休的时间,

他又点开了“在行”,

“抓紧学习了《如何成为写作高手》。”

下班路上,他又打开“得到”,

“我在上面订阅了5个专栏。”

吃完饭,上床,打开“直播”,

“听了李笑来的《普通人如何实现财富自由》。”

然后刘刚带着满满的充实感,

终于无比欣慰地进入了梦乡。

2

刘刚这两年很焦虑。

打开电视,看到别人英语流利如老外,

他坐不住了,下了一个英语APP,

走路、做饭都戴着耳机练习听读。

打开公号,读到《这个世界正在惩罚不学习的人》,

他坐不住了,赶紧买回一摞书。

刷刷知乎,他又一声惊叹:

“这个人的回答好专业好高深,

我差太远了,不行,我得订他专栏。”

我问刘刚:“你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啊?”

刘刚一下说了三个原因:

“时代变化太快,担心自己的知识不够用。”

“别人懂的东西自己不懂,怕落后于他人。”

“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害怕自己被社会淘汰。”

刘刚的三个担心,其实极具普遍性。

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像他一样患上了知识焦虑症。

一天不求知,心里就不安。

何为知识焦虑症?

就是我们对新的知识、新的信息和新的认知迭代始终有一种匮乏感,因为担心自己知识匮乏而落后于社会和他人,从而产生了一种心理恐惧。

“我不想被超越,更不想被落下,

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紧这个时代,

更加快速高效的吸收和学习。”

3

但是学习又学什么呢?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一分钟产生的信息量超过古时一千年,

刘刚说:“我不知道怎么筛选有用的知识。”

这也是一个时间短缺的时代,

时间已成为世界上最短缺的资源,

刘刚说:“我不想把大量时间耗费在选择上。”

这更是一个急于求成的时代,

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成功的捷径,

刘刚说:“希望短时间就能掌握某项技能。”

正在“刘刚们”焦虑头痛时,

“罗振宇们”出现了,用手一挥:“跟我来!”

于是,知识付费诞生了。

何为知识付费?

一言以蔽之就是:你付费,我就给你知识。

“你不知道怎么选吗?我帮你选。”

“你不想耗费时间学吗?我帮你读。”

“你不是想很快掌握技能吗?我嚼烂了给你。”

哇,知识付费竟然这么好,于是大家一拥而上。

订专栏、订课程、订直播、订小密圈,

刘刚说:“生怕动作一慢,就被甩到行进队列之外。”

所以,目前知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人。

“手机里没几个付费APP,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了。”

4

罗永浩说过一句话:

“为什么很多人试图去为学习付费?

因为他们期望转角遇到更好的自己。”

但是,我们遇到更好的自己了吗?

微信公号作者“小鹿快跑”讲过一段付费经历:

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

他一共为知识花费了5000元:

在知乎上买了46次讲座,花了1500元。

在微信上买了21个讲座,花了500元。

参加了一个写作培训班,花了500元。

在得到上买课程,花了约300元。

参加过两次早睡早起打卡群,花了100元。

购买了几个七七八八课程,花了2000元。

一开始,他信心满满,期待自己变好。

谁知道一年半过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