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中共第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
  2019年1月11日至今天(13日),以上会议在京召开,坚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加强反腐力度,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持之以恒,毫不动摇!要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铁军!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大力提倡实名举报,尤其是针对党员干部贪腐违法违纪行为。
  2016年2月2日,笔者向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纪委实名举报区城管局、征收局主要负责人渎职、滥用职权、私相授受,致国家资金6000余万元非法流入私人老板陈学承、尹静梅(夫妻,贵阳凯利汽车运输公司)及顾忠俊(上海冶诚物流)、吴伟(中烟贵州分公司退休)手中。同时提交无懈可击之铁证!
  举报人一直盼望区纪委能认真彻查,实事求是给予回复。然而至6月17日把举报人叫去,给予了一个答非所问的口头答复:你反映的问题调查下来,征收局、城管局是按程序进行工作,没有发现哪个干部有违法违纪情况,你也知道私人老板不是我们监管职责范围。另外请你在这个答复表格上签名(满意、一般满意、不满意),我们拿入档。
  举报人道:“你们说的按程序是项目下来→发告示→摸底→开会→交评估→签协议→实施。这不是我举报的问题,我是举报征收局补偿费几千万不该流到违法建设者的荷包里,城管局不执行下达的行政命令”。
  “你们称作了很多辛苦调查工作,我肯定对此口头答复不满意,对非法受益者他们才是满意,对你们毕竟作了调查工作我只能在一般满意栏打个勾,你们好拿入档,但前提是希望给一个书面答复”。
  接待的三人都答应“行”,举报人“打勾”。
  直到2017年底,举报人没有收到只言片语。
  在此期间,区纪委跑风漏气,将举报人信息泄露,举报人收到征收局的“告知书”(实为警告信),涉及被举报的凯利公司将举报人除名,分文不予补偿(签约薪酬)。
  2018年1月16日,举报人将举报材料(含区纪委作为情况)送到贵阳市纪委、监察委合署办公的信访处,接待人余某(男)称:现在监察委班子末搭建完善,具体工作未分工明确。为此,他们拒绝收下举报材料!
  一周前,即2019年1月3日下午,举报人调整方案逐级上访,从贵阳市信访局开始。信访大厅井井有条,给予到访日期凭据,坐椅加热茶水,综合窗口某女性热情负责,看材料首页知举报干部属市纪监委,考虑保安未必放行,遂电话与市纪监信访处联系,让保安放人进入……,实让举报人点赞。
  盛赞信访窗口如今热情待民之际,兴冲冲步抵市纪监委信访室,不料乐极生悲,见到还是一年前模样,接待人唐某(男,戴眼镜者),问明来意,张口就来:“南明区纪委不是答复了吗?怎么又来?”
  举报人辩:“怎样答复的?请求按举报内容逐条答复,请求以书面答复,他们言而无信,你现在打电话问呀”。
  唐某非常非常不耐烦,道:“没有规定要给书面答复,只能是口头”。
  举报人辩:“口头也应该依举报内容逐条答复呀,你应该出示不能给予书面答复的文件或者规定,否则口说无凭,否则哪天秋后算账,追究举报人诬陷怎么办呀”。
  唉,中央几年来都在鼓励和倡导民众实名举报,怎么人都来到,却跟街市吵架无异?
  唐某代表的是贵阳市纪、监委对待民众之窗口,非常排斥实名举报人上门,像似来找碴一般(室内几个监控头播出即可证)。当举报人表明对该处不会报太大希望,不过是依信访程序不越级而己,唐某这才勉强收下举报材料。
  失望之极,本月10日又信访贵州省信访局,得知由过去省政府大门右侧迁至南明区,团委处挂牌接访,几经周折终于到一既无公交车站又较偏僻之处,经安检及出示身份证入内,简单询问被告知材料只能通过邮寄到省纪监部门。
  漫漫回头路,寒风中迈步拖着年迈重病之躯壳,不忍抬头直面朗朗乾坤,十九大了呀!
  沮丧之心仅过一夜,第二天11日,第十九届中纪委三次全会召开,总书记铿锵之声:“紧盯不敬畏、不在乎、呼口号、装样子,整治不担当、不作为、慢动作、假作为”!
  尤如强心针注入,举报人重燃激情,向上!万死方休!
  笔者:吴重建66岁,电话:13511914965,2019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