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一分钟平均有330个新生儿出生,每一小时有19800个新生儿出生。

  换句话说,说在你刷朋友圈、抖音的间隙,千百个宝宝踏着七彩祥云,穿过宝妈们的肚皮,带着魔性的哭声,来到这个世界。

  乍一听这数字,你也许会很惊讶,但我告诉你:这数字一点都不惊人。

  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1786万人少了63万,下降了3.5%,这一数据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

  2018年预计出生人口将比2017年少二三百万;未来一二十年,中国新生人口将持续走低,或将面临一场人口断崖式雪崩。

  这意味着什么?

  新生人口,将决定中国下一轮城市竞争发展新格局。衡量一座城市基本面好坏,将不再唯GDP论、房价论,「人口出生率」才是关键所在。

  简言之,一座城市的未来,都提前释放在它的医院产房里。

  

  

产房里的中国

  如果你想预测一座城市未来活力程度,那么不妨去这座城市的医院产房外看看,瞧瞧等候的人多不多;去产科看看,观察一下床位空不空。

  这,可能是非常显性的精确指标。

  上周,我陪老婆在宁波妇幼医院北部院区,痛并快乐地坚守了7天168个小时。我们的宝宝出生了,小家庭迎来了新成员。

  在这168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基本都是在产房外、产科病房、护士站等空间里切换。面对着局促的房间、幽暗的灯光、魔性的啼哭声,以及浑身乏力的躯体,我常常会陷入矫情的思考:

  医院这个近乎隔绝的世界,看似远离了外面的繁华喧嚣,实则却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一个微缩样本。

  我所居住的宁波,虽是长三角发达城市,虽是制造业港口之都,虽是2017年城市GDP近万亿的城市,虽是2018资产富裕家庭胡润财富榜前十的城市。

  但是,这家宁波“三级甲等”妇幼医院的产科却比想象中要空的多,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清。

  在四楼产房外,焦虑等待的亲属平均一天大概6组,这是我从早上八点一直待到凌晨二点得出的真实结论。

  

产房里的中国

  |宁波,妇幼医院四楼产房外等候家属|

  在七楼产科病区,普通病区一共36张床位,约85%入住率;VIP病区约20个单人间,却鲜有人问津。

  护士告诉我,VIP病区单人间要800元/天,普通病区双人间仅90元/天,两者相差近十倍。所以,VIP病区显得冷清了些。

  但这依旧不科学,姑且不论800元/天单人间住上一周也不过五六千元,这钱对于生宝宝这等大事来说无足轻重,更何况是土豪遍地的宁波。

  所以,问题根源在于,宁波的新生儿出生率极低。

  

产房里的中国

  |宁波,妇幼医院七楼产科病区实景|

  

产房里的中国

  从宁波一路向北,跨过世界第四长的杭州湾大桥,途径嘉兴、苏州、无锡、泰州、扬州、淮安,最后抵达我的家乡宿迁。

  这一路大概600多公里,贯穿了中国江浙沪发达地区、发展中地区,可以说是中国城市最具代表性的样本。

  甬、苏、锡,这三座城市堪称中国新一线或强二线城市的最佳样本;嘉、泰、扬、淮、宿,这五座城市堪称中国三四线城市最佳样本。

  前三座城市2017年GDP总和为37361亿,常住人口总和为2524.2万;后五座城市2017年GDP总和为19851亿,约为前者的53%;常住人口总和2364.47万,约为前者的94%。

  但是,这三座城市的人口出生率却普遍不高,低于甚至远低于全国平均人口出生率。

  2017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12.43‰,而这三座城市出生率分别为——

  宁波:10‰;苏州:12.01‰;无锡:10.17‰。

  反观后五座城市2017年出生率,则又颇为耐人寻味。

  嘉兴:11.7‰;泰州:10.28‰;扬州:9.87‰;淮安:10.97‰;宿迁:14.2‰。

  这八座城市,人口出生率高于全国平均值的,只有宿迁,其次是苏州。

  宁波、无锡、嘉兴、泰州、扬州、淮安这六座城市的人口出生率,均全面落败全国平均值。

  最后,我们放三组江浙沪24个地级市、1个直辖市2017年出生率数据,以便更全面了解当前中国新生人口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