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在北京博仁医院病房内,4岁的小娅馨披着一条象征着婚纱的毯子坐在床上,爸爸袁东方双手捧着一束小小的假鲜花单膝跪地向女儿“求婚”,随后,父女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显得既幸福又伤感。旁边的小娅馨妈妈抹着眼泪抽泣着说“我女儿未必明白结婚寓意着什么,但她真的好想健康地活着!她是那么天真无邪,又那么懂事可爱,我们真舍不得丢下她不管,祈求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帮我们,救救我心爱的女儿吧!”。

有人说,每个大病患儿都是折翼的天使。经过两年多的治疗后,小娅馨变得越来越坚强懂事了,对自己的病情也有了基本清晰的认知。11月16日,小娅馨接受化疗时静脉上被插上了长长的管子,疼的嚎啕大哭,爸爸袁东方搂着她痛哭流涕:“女儿不怕!打完针病就好了,你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上学、恋爱、结婚了!”。治疗结束后,小娅馨天真无邪地说“爸爸,长大了才可以结婚,那需要好久,我害怕等不到那一天,要不现在咱们俩结一次婚吧!”

“婚礼”第二天凌晨四点,不幸发生了,“快来人啊!我女儿腿上出血了!都是血!都是血!”袁东方夫妇一边惊吓地大声呼救,一边摁住小娅馨大腿上的创口,但鲜血还是不断涌了出来。医护人员赶到后用外布紧紧勒住小娅馨的伤口紧急止血。事后,双腿被吓软的袁东方夫妇抱着女儿情不自禁地抱头痛哭了起来,他们多么渴望女儿能够早点战胜病魔,他们又多么渴望能够牵着女儿手慢慢陪她长大。图为因为有爸爸妈妈的陪伴,小娅馨显得很坚强。

袁东方一家是辽宁省丹东市人,是那种住在城市里最普通的“打工族”。2012年,袁东方与青梅竹马的小学同学蓝兰携手走进幸福的婚姻殿堂,次年便迎来了如天使般可爱的女儿小娅馨。图为住院期间,小娅馨非常懂事地给妈妈梳头。

袁东方的父母都患有高血压,父亲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需要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婚后,袁东方和妻子靠到处打零工挣钱养家,日子虽过的一般,但他们却格外的孝顺。图为小娅馨年迈的爷爷正在出租屋内注射胰岛素。

厄运之神最令人厌的地方,就是它喜欢光顾贫寒之家。2016年9月份,年仅不到3岁的袁娅馨开始莫名高烧不退,袁东方夫妇带着女儿奔波于各大医院之间,但一直检查不出来具体结果,最终,小娅馨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L1型”。图为妈妈正在医院照顾小娅馨。

“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这是袁东方一家人一致的共识。拿到诊断结果后,袁东方和妻子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不停蹄回到老家变卖了全部家产,并挨家挨户拜访亲朋好友借钱筹款。很快,他们筹够了前期的治疗费用,带着女儿小娅馨返回北京进行了长达九个月的化疗。图为卖掉房子后,袁东方带女儿回老家休疗期间,一家人住在父母的小房子里。

“化疗太遭罪了!对我女儿来说,恶心、呕吐是家常便饭了,头发也全掉光了,如果置换可以减少我女儿的痛苦,我们夫妻俩都愿意替孩子承受这份痛苦!”袁东方流着眼泪说。时间一天天过去,看到女儿日渐好转,袁东方夫妇心里甚是欣慰!虽然把家卖了,还欠40多万的外债,他们认为只要女儿能康复,一切也就值了。图为躺在病床上的小娅馨正在玩耍手中的鲜花。

有时候,有些事并不是天随人愿的。一次复查中,小娅馨被检查出血小板和血红蛋白急剧下降,骨穿结果显示“袁娅馨因长期化疗和服药,细胞已产生变异,由原来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转移成髓系白血病”。袁东方和妻子了解到“此病全国罕见,治疗费用最起码需要60万!”后,吓得瘫坐在地上抱头痛哭,他们已用尽了全部力气,等来的却是心爱的女儿“病生病”的噩耗。图为小娅馨二次“病生病”的诊断报告。

当“孙女不但病情没好转,反而患上更吓人的罕见白血病,并且治疗费用又是一笔天大的巨款”的消息传到小娅馨年迈的爷爷奶奶耳中后,本就体弱多病的爷爷一下子被击垮了,每天以泪洗面,致使双眼几乎失明,听力重度耳聋。图为小娅馨的爷爷躺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显得十分的孤独无助。

患有高血压的奶奶每天除了照顾老伴儿外,就是一个人无奈地偷偷抹眼泪。如今,老两口住在出租屋里相依为命,除了唉声叹气,就是祈祷孙女能够早日康复。袁东方将房子卖掉后,父母将自己30平米的房子让给了儿子一家住,这也是老两口感觉唯一能帮儿子的地方了。图为在出租屋内,袁东方的母亲正在搀扶着老伴儿锻炼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