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之一,是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永坦。刘永坦,1936年生于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致力于新体制雷达研究近40年,建成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实验站,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新体制对海远程探测雷达,在北国边疆凝聚起一支“雷达铁军”,实现了我国对海探测能力的跨越式发展。

  威海新体制雷达实验站外大雪纷飞,寒风凛冽,83岁高龄的刘永坦正跟团队成员讨论如何加速推进新体制雷达的小型化。为了新体制雷达事业,他已经奋斗了将近四十年。

  刘永坦,1936年生于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战火纷飞、颠沛流离,这是他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此外,就是母亲在油灯下给他们讲古诗词。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刘永坦院士:我记忆最深还是《满江红》吧,怒发冲冠,壮怀激烈。我脑筋里能回忆起那苦难的样子,我父亲就说,这些灾难的造成就是我们国家太弱、受人欺负,你们长大要改变这个局面。

  淡泊名利、以身报国的种子那时候就悄悄播散在刘永坦幼小的心灵中。1958年,刘永坦通过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学习,成为哈工大的一名青年教师。1979年,公派英国留学深造,主要从事信号处理研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刘永坦对雷达有了全新的认识,传统的雷达虽然号称“千里眼”,但前提取决于它站得有多高,地平线之外的地方都是传统微波雷达的盲区,世界上少数西方大国因此开始研究新体制雷达。1981年秋天,刘永坦学成归国,他的心中已经瞄准了一个目标,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事实也很快证明,刘永坦的选择很有前瞻性。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刘永坦院士:我们当年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你看不到200海里你怎么管控,这显然是个重大的需求。

  但是,当时全球范围内新体制雷达也只是刚刚起步,没有可供参考的资料,更没有相关的技术可供借鉴。刘永坦的想法招来一片质疑的声音。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刘永坦院士:你不能出风头,为了出风头你把一帮人毁掉,有人这么讲话。 因为他认为这个事很难搞成,即使能搞成也是旷日持久。

  面对这一切,刘永坦没有动摇,在他的心里,国家的战略需求才是最重要的,个人的成败得失无足轻重。在国家的支持下,十个月时间,刘永坦组织的六人团队就拿出了二十多万字的预研方案。此后经数千次实验、获取数万个测试数据,新体制雷达关键技术及方案论证取得了重大进展 。

  1986年,刘永坦开始主持“新体制雷达研究”,建设新体制雷达实验站。威海这个偏僻的小渔村成了刘永坦和团队成员的第二个家。实验室条件下的研究成果一到实际应用场景下就状况频出,海杂波的信号比探测目标的信号强度高出成千上万倍,雷达根本分辨不出茫茫大海上哪是真正的目标。当时负责信号处理的张宁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 张宁:当时刚参加工作好多事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有多难。但是年轻人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担心它到底难不难,就得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