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霸占的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擅自改变土地性质又分割成几十块与利益相关人一起分别办下来国有土地使用证进行疯狂诈骗的海城袁守富与其儿媳妇苏丹


  “图垂成之功者,如挽上滩之舟,莫少停一棹。”聚焦海城袁守富与其儿媳妇苏丹等重点案件,深挖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彻查背后的“保护伞”,依法从严惩治,快查快结,是我们当前的重点工作。海城袁守富、苏丹与张政民、韩光群、胡明伟等的“小圈子文化”引发的抱团式腐败、塌方式腐败,往往“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处一个带出一批。更有甚者,袁守富为了将其黑社会的犯罪触角向政治渗透,竟然在张政民和韩光群的协助下,将其手下的一个骨干打手安插成为海城市政协委员。
  一、鞍山市海城袁守富、苏丹黑社会犯罪集团骨干成员如下:
  1、袁守富(头目、文盲);
  2、袁广潮(袁守富的儿子、鞍山市岫岩消防大队大队长);
  3、苏丹(袁守富的儿媳妇、硕士研究生);
  4、耿某(袁守富的外甥);
  5、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
  6、侯野(袁守富的姘头,因诈骗被网上追逃)。
  7、原任辽宁省鞍山海城市副市长的张政民(现已退休,曾为王石镇党委书记)。
  8、现任海城市审计局局长的韩光群(张政民从王石镇党委书记岗位调走后,韩光群当时接任张政民为王石镇党委书记;张政民从海城市财政局局长的位置升任海城市副市长之后,韩光群又接任张政民为海城市财政局局长,现被调整到海城市审计局局长岗位)。
  9、腐败警察胡明伟(竟然提前6年退休,当时为王石镇派出所所长)。
  二、海城袁守富、苏丹涉黑犯罪集团的部分犯罪事实:
  (一)、袁守富(黑道号称:小兰)为了掩盖其曾经被判过刑的历史,在其保护伞胡明伟的帮助下,私自更改其户口和身份证。
  当初,袁守富为了培植自己在官场上的势力,他花大钱分别给胡明伟、张政民和韩光群都买了不同位置的官,这三个人反过来则拼命支持袁守富的违法犯罪行为。袁守富为了掩盖自己曾经被判刑入狱的罪恶历史,勾结其保护伞警察胡明伟,私自更改户口和身份证。袁守富制作两个不同的身份证,在不同场合分别使用这两个不同的身份,而且这两个身份证至今仍在使用!袁守富的这两个身份证的号码分别是:原来的号码:210319580208043;改后的号码:21038119600208043X。这两个不同号码的身份给袁守富的黑社会犯罪生涯大开方便之门!袁守富摇身一变,从海城市的市民变成了王石镇中沟村的村民,至此,袁守富就开始了为他的儿子袁广潮当兵,用新改的身份证欺骗组织政审;用新的身份证不用选举就成为海城市人大代表和共产党员;私自改变土地性质,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39.574113万平方米;诈骗银行贷款2410万元(两千四百一十万元);以及诈骗债权人400万18年不还,害得债权人家破人亡;勾结在海城市政府的担任副市长的“三哥”张政民等人组织成立黑社会犯罪集团,共同做假账骗取财政补贴190万元(一百九十万元)私分等等犯罪历程。为了逃避当前中央严抓的扫黑除恶行动,胡明伟竟然提前6年退休。
  袁守富视法律如儿戏,例如他利用这两个不同的身份证,与两个不同的女人登记结婚等,这对于袁守富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二)、海城市黑社会头子袁守富竟敢肆意践踏国家法律红线和雷区,胆敢做出霸占土地的惊天窝案和串案!在其保护伞张政民和韩光群的支持、协助下,不花一分钱,无偿疯狂霸占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和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总面积合计为:39.574113万平方米,严重触犯了侵占国有资产罪。
  它们分别是:
  1、霸占鞍山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两块面积分别为:32.06万平方米和6.2万平方米的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合计为:38.26万平方米土地。
  2、霸占鞍山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面积为:13141.13平方米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
  3、在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还霸占了大片山地,面积比袁守富的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所占土地还要大,并在此盖起了门牌号为1组310号的别墅。
  4、在霸占的这些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后,袁守富凭借霸占的这些永久性基本农田,注册成立了公司: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两年之后变为空壳公司),法人代表为:袁守富,注册地址为:鞍山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323号,注册时间为:1999年12月24日。此后,袁守富及其保护伞就开始用这些农民的土地进行了各种疯狂诈骗活动。
  5、袁守富为了转移霸占的土地资产和诈骗到的巨额财产,密谋与其妻子刘玉兰离婚,并将所有财产和资产大部分转移到刘玉兰和他们的儿子袁广潮名下,妄图逃避司法机关的查处和严惩。
  6、由于袁守富及其保护伞们疯狂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造成大批农民无地可种。袁守富就曾放出“豪言”:“我多狠,让这些村里的农民都没有地种!”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民愤!!!
  (三)、袁守富及其保护伞将霸占中沟村和王二官村的39.574113万平方米集体土地私自变更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并分割成几十块后,均分别单独办理了若干个国有土地使用证,这起私自变更集体土地为国有土地事件本身就已经非常严重地触犯了法律,是一起十分严重的犯罪行为,成为惊天土地大案。他们清楚,大块儿的土地不好变更土地性质,袁守富和张政民、韩光群等人就密谋,把这些霸占的大片土地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共有几十块的土地,然后在暗中勾结利益相关人私自逐一变更土地性质,并都单独办下来了国有土地使用证;袁守富用这些违法办下来的土地使用证开始了空手套白狼式的左手给右手互相担保诈骗犯罪的闹剧。
  它们私自变更土地性质的部分权证号如下:
  1、霸占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的权证号【海城国用(2008第108号)】、面积为2411平方米;
  2、权证号【海城国用(2008第11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
  3、权证号LB-200-0511、FB-200-0511、FB-200-0510,面积为3430,97平方米;
  4、霸占海城市南台镇王二官村的权证号分别为:FB-300-0080、FB-300-0081、FB-300-0082、FB-300-0083,面积为3560.55平方米;
  5、权证号为:【海诚国有(2006)第34号LB-300-0079】,等等。
  中沟村的土地本来是属于集体所有权,是集体土地使用证,但是,袁守富及其保护伞为了达到无偿霸占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和用这块土地诈骗财政补贴与银行贷款的目的,私自动用手中的权力,将39.574113万平方米的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一块块分割成若干块土地,分期分批分别将集体土地使用证改为国有土地使用证,将本属于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私自强制改为国有土地,私自变更土地性质。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改变土地性质,将他们霸占的永久性集体基本农田改变为国有土地,才有资格进行抵押贷款。
  (四)、袁守富在霸占农村集体土地后,注册多家空壳公司,以便于疯狂进行各种诈骗活动。他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分别注册了多家空壳公司:
  1、海城市玺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苏丹(袁守富的儿媳妇),注册地址为: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注册时间为:2009年2月19日。
  2、海城市王石镇玺阜钢材经销处,法人代表为: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注册地址为:鞍山海城市王石镇中沟村323号,注册时间为:2009年3月19日。等等
  (五)、袁守富及其保护伞成立各种空壳公司后,分别用通过非法手段和途径获得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担保,诈骗银行贷款,仅在海城耿庄农商行一处,就诈骗贷款:共计七笔2410万元(两千四百一十万元)
  他们诈骗的套路是:以空壳公司——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作为诈骗母公司,先后以这个公司的名义以及非法获得的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担保,以自己的左手空壳公司给自己的右手空壳公司担保的形式,分别给他自己注册的公司、他老婆刘玉兰注册的公司、和他的儿媳妇苏丹注册的公司等空壳公司做抵押担保,诈骗银行贷款。他们仅在海城耿庄农商行就分别诈骗了七笔共计2410万元(两千四百一十万元)贷款。分别为:(1)、袁守富本人120万元、(2)、刘玉兰(袁守富的前妻)330万元、(3)、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袁守富自己注册的公司)计4笔分别是:300万元、350万元、420万元、350万元、(4)、海城市玺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袁守富的儿媳妇:苏丹)540万元。尚待侦查确定的在其它银行诈骗的贷款更是十分惊人!!!
  (六)、暗中做局,袁守富及其保护伞张政民、韩光群为了逃避法律的严惩,竟然密谋勾结利益相关人制造了多起虚假裁定案。其中一个是,袁守富本身强占的是国家永久性基本农田,被海城市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6月26日作出了【海国土资罚字(2009)第T033号】土地行政处罚决定,在国土资源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竟被海城市人民法院裁定为不予执行。并且,袁守富及其保护伞们妄图拿着这样一纸空文作为挡箭牌,对上:欺骗来调查的警察;对下:欺骗不明真相的老百姓。
  (七)、袁守富和其保护伞张政民、韩光群以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扩大再生产的名义用两个非法获得的土地使用证作为抵押,把诈骗的罪恶黑手伸向了国家各类财政补贴、贴息贷款和无息贷款,仅其中一次就诈骗了190万元(一百九十万元)。袁守富表示:我与张政民、韩光群等官员结盟,钱权互相扶持,能焕发出巨大的能量。
  袁守富在1999年12月24日成立的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早在2002年就已经停业破产空置。在此之后,袁守富与其保护伞共谋,以多年闲置不用的空壳公司——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扩大再生产做幌子,造假账,并从那些所获得的非法土地使用证的大堆儿中扒出其中的两个证作为抵押,诈骗国家财政巨额贴息贷款、无息贷款和各种国家财政补贴。
  仅在二〇一〇年海城市规划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袁守富的保护伞张政民和韩光群就胆大妄为地勾结袁守富共同合谋做假账诈骗、私分年年都有的财政专项资金190万元(一百九十万元)钱私分。这仅仅是被我们发现的其中之一笔,尚待侦察的诈骗国家财政无息和贴息贷款还有很多笔。
  众所周知,袁守富在中沟村成立的海城市源泉养殖有限公司建成于二000年,只养了两年鸡,在2002年就已经破产荒废变成空壳公司闲置在那里,不只是鸡场连一只鸡都不养,从不生产,更和科学三项毫不沾边。而袁守富在其保护伞张政民、韩光群,在2002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不停的做假账继续诈骗。他们所得到的都是科三贷款,即科学三项(新材料、新技术、新产品)贷款。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警察调查黑社会头目袁守富时,袁守富竟然胆敢戏弄警察!竟然一会儿说这190万元(一百九十万元)还给财政了,一会儿说不知道这笔钱,一会儿说没有得到这笔钱,让张政民和韩光群两个人直接给分了!上演了“狗咬狗的各怀鬼胎、各打小算盘的大戏”!黑社会头子袁守富妄图把贪官和他的保护伞张政民与韩光群两人暗中送进监狱替他顶罪,他自己则妄想逃避法律的严惩!
  (八)、更有甚者,袁守富及其儿媳妇苏丹和其前妻刘玉兰所有注册公司的账目和税务申报表都是假的。
  社情民意是一个地方政治生态的“晴雨表”。干部用权是否廉洁、作风是否正派、处事是否公正,群众最有发言权。海城袁守富、苏丹与张政民、韩光群、胡明伟的官黑勾结、逆风诈骗贪腐作案,当地的老百姓心里雪亮,也给当地的社情民意带来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因此,不除之不足以挽回影响。新闻看法(kanfacn.com)